注册

加为好友陈政的资料

  • 姓名: 陈政
  • 地区: 湖南省 长沙市
  • 头衔: 摄影师
  • 所属团体: 个人用户

博客访问

  • 博客总访问量: 2967
  • 专辑总数: 60
  • 好友: 38
  • 注册日期: 2010-12-26

最近访问

我的日志

中国摄影与世界摄影相比,相差50年

日期: 2018-2-13 22:19:20 评论(0) 浏览次数:1224 次

  

中国摄影与世界摄影相比,相差50

 

徐淳刚

这样的标题很嚣张,就好像是今天的早餐没有吃好,耿耿于怀,把火全发在了文字上;或者像农民领袖站在碌碡上大手一挥,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但是很多时候,文字太轻不足以警世,把一颗石子丢进互联网的汪洋大海几乎无声无息,所以干脆端起一块大石头通!地砸进去,哪怕只溅起一片水花,哪怕一不小心砸了自己的脚。苦口良药利于病, 忠言逆耳利于行;要教训一下可恶的蚊子、蟑螂和臭虫,药就得下重一些;要把自己体内的毒逼出去,有时就得吃蜈蚣、蝎子、癞蛤蟆,以毒攻毒,效果奇佳。

 

伟大的批评都是毒药,只要你足够强大,自会百毒不侵;但有些人也许会大惊失色,口吐鲜血,甚至毒发身亡。言归正传——和将近180年的世界摄影史相比,中国摄影真正的历史还很短,虽然自1844年于勒·埃及尔的《两广总督耆英像》以来,摄影术传入中国已有170多年,但由于史料欠缺,理论乏陈,治史无人,中国摄影的历史还很不清晰,我们只能大致谈论民国摄影、战地摄影、新中国摄影、文革十年摄影、新时期以来的中国摄影及中国当代摄影,还无法对中国摄影进行全面而深入的梳理,无法撰写自己的摄影史。可奇怪的是,有两本厚厚的大书居然叫《中国摄影史》,阅读介绍才发现,原来是西方人写的西方摄影师1842年至1879年在中国拍照的历史。荒唐,在中国摄影的历史“”也敢叫中国摄影史?欺负我们的过去是一张白纸?没有自己的摄影史?

 

由此可见,我们根本没有能力梳理千头万绪的中国摄影史。什么是摄影史?摄影史不只是由摄影作品和批评解释构成的,中间还穿插着鞭炮、炸药和原子弹。文明即侵略,侵略者既用坚船利炮气势汹汹地敲开中国的大门,也彬彬有礼地带来火柴、怀表和摄影。所以唯有掌握自己的历史,我们才能大致看清我们的过去和未来。因为有历史,所以我们能看到沃克·埃文斯——罗伯特·弗兰克——-斯蒂芬·肖尔——·福瑞德兰德这条异常清晰的美国线索;因为没有历史,一个中国摄影师便很难找到自己的位置。他的确是中国人,但可能生活在纽约,是马克·吕布的弟子;他到底继承了谁的蛋壳,抛弃了谁的蛋黄,没有人知道;反正,他有大作,有名气,说不定还获过奖,被西方人承认是大师,或实力派摄影师。他也许是摄影家协会的著名摄影家XXX,也可能是年轻的国际李国际张,但这都不足以证明他的成就,只能说明他平步国内圈,或跻身国际圈,喝白酒好兄弟一口干,喝红酒分享话语权。的确,我们是有不少优秀的摄影家,但和中国电影或中国当代艺术相比,中国摄影在世界上的声音太小了,小到不得不打着艺术的旗号壮壮胆,小到需要拍摄世界摄影大师群像才能让克莱因、弗兰克、贝尔纳·弗孔、萨尔加多这么些大师终于有个借口可以聚一聚。

 

诚然,中国摄影颇多成就,但和这篇文章无关,我只想谈中国摄影所存在的问题,如此或许更有益。时至今日,中国摄影还处于探索期,与西方艺术相互碰撞的上升期,很多国际性的摄影博览会和摄影节都引进来了,这是难得的交流与发展;很多优秀的摄影家也走出了国门,获得了国际性的声誉,值得称赞。但是,中国摄影的问题也有很多,比如说:你搞圈子,我搞沙龙,不学无术,风光摄影,你好我好,少有批评,嘴里念念有词本雅明,心里想着苍井空,整天批斗布列松,稀里糊涂私摄影,请个老外都是爷,拾到篮篮儿都是菜,一半是火焰,一半是坚冰,一面说太实了没意思,一面说太虚了看不懂,台上老英雄,台下小年轻,平遥大理连州济南上海和北京,展览就像走马灯……很多有名无名的摄影师都喜欢像农民赶集一样地赶场子,今天这儿明天那儿,像山里人贩牲口一样贩卖摄影。有些摄影节就像劳务市场,只要有关系就有人帮你策展,只要你给钱作品差不到家就给你一个类似卖红薯或卖裤衩的小摊摊,只要能获奖名声归你钱归人家。因为你优秀,所以有机会。但是,一个场子一个场子地赶,见专家、会大师,只能说明你不自信,少沉潜,就像卖红薯或卖裤衩的想通过卖出的数量来估算自己是赔还是赚。

 

在我看来,中国摄影最大的问题还在于代际间的巨大断层,缺少真正的沟通。老一辈摄影家因历史原因,视野有限,更因过去所受的教育,总倾向国家、历史、意义,倾向严肃思考、美术构图,一张很普通的照片,非要给你写出来个1000字的摄影故事,把摄影的思想异化成历史的鸡汤,自己却浑然不知,乐在其中;而年轻人没那么沉重,更相信摄影是艺术、自我、直觉、观念、本能。总之,老小老小,老人感觉小孩小,小孩感觉老人老。认真来说,年青一代摄影师很多还只是在摸索,不够厚积薄发,而老一辈的摄影家很少有能力继续创新,接纳新事物,尽量不让自己落伍。这就是尴尬的现实,由于权力、圈层、观念等原因,两者之间没有形成有效的交流。尤其是,摄影家协会主导的纪实大方向似乎很有中国特色,很有使命感,但和当今世界摄影艺术的主流发展完全脱节,毫不相干,整天现实啊历史啊责任啊,没有年轻人听你的,因为他们的历史不同:他们有自我的历史、日常的历史;而年轻人的视野虽已完全打开,观念耳目一新,但还缺乏历练,缺乏历史的深度和生命的厚度,总有模仿西方之嫌,正所谓太阳底下无新鲜事,太阳每天都是新的。

 

中国摄影是一个高深莫测的江湖,我一直不情愿蹚这滩浑水,因为牵扯到人情、面子、关系,所以干脆集中精力,一心介绍世界摄影,也得到了很多读者和朋友们的认可(诗人于坚对我说:你的公众号对中国摄影贡献很大。新华社领衔编辑、中国摄影家协会副主席、气质优雅、见解深刻的陈小波女士此前在微信说:在众声喧哗的时代,徐淳刚进行着一些特殊的梳理、个人化的沉思,不盲从他者。他发出的理性和醇正的声音影响了我、吸引了我……”)。但很多时候,中国摄影的问题又不得不谈,因为都在一个朋友圈,低头不见抬头见。可以说,由于体制、权力、观念、人际等中国式问题作梗,中国最优秀的摄影家大多都游离于体制之外,拒绝招安,始终单打独斗,没有任何集体感和归属感,像三影堂荣荣说的我们流离失所中国摄影家没有’”。比如,像著名的陕西摄影群体,就存在这样的问题。特立独行的陕西摄影家彭祥杰有一次和我聊说:自从做完2011年《转身与分形》这个展览,我对陕西摄影和人际关系,处于一种失望的状态,基本上再不关注陕西摄影的破事了……”我个人也认为,陕西摄影群体虽然在中国摄影历史上贡献很大,但今天看来,问题也很大,厚重是厚重,但太土了,生硬僵化,跟不上时代,没有反省,缺乏当代性。这样的问题相当普遍。

 

和世界发达国家的摄影相比,中国摄影在各方面的问题都很大:我们没有自己的最高当代艺术殿堂,没有专业的学术评定机制,没有严格的收藏机制,没有健全的市场机制,有的只是协会、领导、讲话、掌声、展览,老生常谈。如此怎么判定作品的好坏?如何收藏?怎样传承?所以我说中国摄影太差了,和世界摄影相比,至少差50——肯定说少了。而且,很重要的一点,中国摄影几乎没有自己的理论体系,全是拿来主义,改头换面。本雅明、桑塔格、罗兰·巴特、约翰·伯格, 好像写文章不引用一下他们就显得自己没文化。而我认为,这些人的理论其实相当肤浅。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比如说当我们引用海德格尔的澄明遮蔽的时候,海德格尔引用的却是老子的知其白守其黑”——转了一圈又回来了。很丢人。你能想到的对你影响最大的摄影理论书是什么?全是西方话语、西方理论,全是澄明遮蔽这样的话头。现代性的一个重要方面是语言的现代性,但现代永远是相对于传统而言的现代,永远意味着对自身文化的批判反思,像尼采、德里达、福柯、鲁迅那样。

 

非常遗憾,作为现代性的一部分,现代艺术在本质上几乎完全是西方的,现代哲学、现代艺术同样。这是我们思想的前提。我们只有鞭炮,没有炸药,后来不得不补上炸药这一课。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要在理论和艺术实践上全盘西化,好像能和世界接轨就是好的,好像用了西方的东西就是新的,好像能在国际艺术圈混一混就有多了不起。不是这样。最明显的例子:虽然李振盛和卡帕一起展览过作品,也像寇德卡一样获得过国际摄影界的奥斯卡奖露西摄影大奖,但李的作品仅仅是优秀的或可称之为杰出的新闻摄影、历史摄影,在摄影构图和精神理念上能拿出来说的东西非常有限,也就回忆过去,讲讲故事,根本无法和摄影伟人卡帕、寇德卡相提并论。摄影最终传达思想,不是新闻不是纪实,更不是沾意识形态的光。摄影最终是你对世界的一种独特眼光,用诗人的话说,我的心略大于整个宇宙,要用心去发现,然后拍下照片。



摄影是当今世界最活跃的艺术形式之一,但中国的艺术不是非得要被西方接纳,而是如何真正创新,实现对话。海德格尔说,也许东方人和西方人住在不同的家中。对我们来说,应该建立自己的文化自信和理论体系。就如中国当代诗的创新不只是来自艾略特、拜伦、但丁、维吉尔、萨福、荷马,还有袁枚、唐寅、李清照、苏轼、杜甫、李白、屈原、《诗经》;就如许培武、吴平关这样的摄影前辈,能够真正将中国文化、将美妙的本土诗意置入自己的摄影;就如《摄影道德经》不只是摄影,首先是文化哲学反思。



艺术的生命说到底是文化,而文化依赖于历史生活的土壤。当代中国的民主政治环境和文化生活和西方相比差距还很远,所以摄影在这种环境中根本不可能得到良性的发展,更不可能与世界摄影相提并论。我们确实有很多优秀的摄影家,有像三影堂这样卓越的民间摄影机构,有不少不错的批评家、摄影人在努力,但中国摄影的良性发展之路还很漫长。

 

发表评论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