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加为好友天涯的资料

  • 姓名: 天涯
  • 地区: 湖南省 常德市
  • 头衔: 拍客
  • 所属团体: 个人用户

博客访问

  • 博客总访问量: 59
  • 专辑总数: 107
  • 好友: 7
  • 注册日期: 2015-09-18

最近访问

我的日志

挑战极限 品尝惊喜--穿越槟榔谷记

日期: 2016-10-24 17:09:05 评论(0) 浏览次数:1808 次

  


 “这是一个多年人迹罕至,一直以一种纯天然原始的生命力在绽放的地方。这里可以接纳每一个试图释放的灵魂,直到将其涤荡得一尘不染……”,带着对张家界槟榔谷这种原生态的向往,五月份的一个周末,一群朋友相邀约,走进了这片神秘之地。

槟榔谷,位于张家界永定区罗塔坪乡,自驾从常张高速到张家界,转张花高速在茅岩河收费站下,走X019线约56公里,途经三家馆乡、温塘镇,约三个小时后到水田坪村向导杨毛的家——槟榔谷山庄。

   还没走进“山庄”,远远的就闻到一股饭菜香扑鼻而来,这是向导杨毛在为我们准备晚餐。一个个垂涎欲滴,没等菜上齐,忍不住赤手空拳拈着吃,乡里的土猪肉炒辣椒、干锅土鸡、回锅腊肉……那叫一个香啊!大部分食材都是他自家栽种自己制作,好吃又放心。一会儿功夫,杯盘狼籍,突然听到有人喊,“杨毛,再来一盘肉,我还没吃到”,杨毛反应快,马上应声“只管吃,少了加,管饱”。大伙儿一下有了到家的感觉。

第二天大早,杨毛为我们精心准备了早餐,有蛋炒饭、蔬菜面条,还有自家做的酸豆角、米椒等开胃菜一满桌,被我们抢吃一空。在家里吃早餐没味口,也吃得不多,在这里却胃口大开,吃得津津有味。杨毛对大家说,今天走大环线,路途中没地方吃午餐,只能靠带零食填肚子,要到下午四点左右才能返回,早餐要尽量吃饱。之前,杨毛也征求过我们的意见,走大环线还是小环线,其实玩客的心理都是一样一样的,难得来一次,来了就都走走看看,不留遗憾。说实在的,我们也不知道大环线、小环线怎么走,有多难,心想走大环线大不了就是多走几公里路呗。

向导杨毛身上左边挎两根长绳,右边斜背一个小挎包,手里还拿着一把砍刀,精神抖擞。问他为什么还带长绳,他笑着说路上要用。听后我心头一紧,暗想有那么难吗?我们一切准备妥当,队伍出发了。

穿行槟榔孔

杨毛家就住在洞口边,从他家出来约20米就到了槟榔孔入口。对于槟榔孔我们已经不陌生了,因为前一天晚饭后,杨毛领我们来过洞里。名字虽然叫槟榔孔,其实也是个洞,洞不深。进入洞中,一阵凉风迎面过来,吹散了我们早起的懒意。杨毛说多少年来这里都是小孩子们避暑玩耍的地方,也是周围牛儿们遮风避雨之所,今天的旅游让当年的放牛娃成为了向导。一抬头,只见洞中岩壁斑驳,百孔千疮,似乎藏纳了亿万年的岁月沧桑。

在或明或暗中,高一脚低一脚的行走约二百米,便出到洞口。一眼望去,天地洞开,豁然开朗,远处的山峦如一幅巨大的画屏屹立在眼前,云飞雾绕,仙气迷人,令人神清气爽,仿佛置身于陶公笔下的桃花源仙境中。

荡游星之谷

出槟榔孔,就是星之谷。四面青山环绕,头戴翠冠,下缀绿裙。本来岩体灰白,素面峭立,却不知哪家小儿顽 皮,失手打翻了墨水瓶,墨水滑过山壁,胡乱涂鸦,却是无心成就天巧,不仅未乱青山妆容,反而别具特色。谷底地势低平,野草杂蔓依山伴水而铺,呈现一大片草原风光,是户外驴友烧烤露营的理想之地。行走在谷底,一会儿淌过清澈的小溪,一会儿走在泥泞的草地上,大家一路欢笑。

探寻迷洞

正行间,猛一抬头,前面高山挡路,只见一弯不规则的三角形洞口张开在眼前,这就是迷洞。

迷洞长约800米,洞内不知有多少阴河暗洞,石钟乳、石笋、石花、石幔、石珊瑚遍布其中。进入洞中,打开我们早已准备好的手电筒,边探边走,每走一步需格外小心,稳一步走一步,步步为营。洞内没有路,下面石块垒垒,高低错落,洞顶上山泉水珠不停的滴嗒滴嗒,浸润着石块,石块上长满了青苔。时有水漫石块,仅留星星石尖,一个个踏石掠水而过,如凌波微步,稍有不慎,鞋子就进了水。接近洞口时,细沙铺地,踏地松软。低头弯身穿过狭长小口后,眼前忽然旷达,雾气缭绕,咫尺模糊,人在其中,可见其形,不辨其面,如幻如梦。

出迷洞,寻着天然台阶,踏石分路而上,一路曲折。洞外阳光普照,不知不觉就进入了天使之城。

惊逛天使之城

上到高坡,杂树野萝遍布,荒僻小路依山迂回蜿蜒。低头行走,间或有带刺枝叶扯衣纠缠。因先一天下了一场不小的雨,山路更加湿滑无比, 每走一步都要小心翼翼,拉小树、扶峭壁,一步一瘸,就这样在高低不平、蜿蜒曲折的山林间穿行,不知走了多远,忽见前方三面山壁合围,环成一圈,像是一座城池中高高耸立的围墙,一面弯出一道弧门,酷似一座石拱桥,这就是天使之城的城门——天堂门。

队伍在艰难中前行,只听前面一声尖叫,有人应声滑下悬坡,顺着声音望去,不是别人,正是我们的御用摄影师天涯,向导杨毛急忙从后面赶过来,一边安慰,询问有没有摔伤,一边要高声喊不要乱动。只见一双有力的大手伸过去稳稳地握住他的手,缓缓地把他拉起来,显得非常沉着老练。原来天涯为了找个拍摄角度,一脚踩空便滑溜下去,好在滑下去的地方没有嶙峋的岩石,坡面有些藤曼和小树枝,挡住了他,只滑了2米多远,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他为了保护相机,屁股先着了地,受了些皮肉伤。大家都调侃他成了老虎的屁股,摸不得。循着荆棘小路穿行,山坡上到处是野生无花果树,我是第一次看到野生的无花果,果实长在树干上,像整齐排坐在树枝上的山雀,很好奇,也很兴奋。向导说长满树杈的野无花果还没成熟,如果我们迟来四、五天,就可以尝到熟好了的野生无花果,吃起来可香甜了!

不一会,来到了城门下,回望天使城,美景尽收眼底。有人提议在此小憩片刻,于是各种秀恩爱、摆POSE,欢声笑语回荡在天使之城。

刚过天使之城,眼前忽然一亮,见青山脉脉对望,一潭绿水照影,顿觉天地安闲,时光静好。

此时,前面一条长长的下山道,坡堵而湿滑,我们顺着向导提前打好的安全绳,小心翼翼的顺坡而下。都以为所带长绳仅此而用,新鲜又好玩,不曾想,只是一次预演。

勇攀夹儿沟

转过一面山壁,就到了一条青山夹峙的河谷,这就是夹儿沟。谷中溪流淙淙,水质清澈,水底青苔石块历历可见。这时已时过中午,又饿又累。大家经过一番洗涮,都拣石而坐,吃些零食充饥。

小作休整后,体力稍有恢复,我紧随队伍继续向前。本以为顺着这山谷走着走着就出去了,可是从谷底向我们前进的方向望去,只见一座高山兀立在前,挡住了出路,大家问杨毛要往哪里走?杨毛指指眼前这座山说,“就从这座山爬上去”,几个女士不约而同惊问“不可能吧,那么高,还笔堵笔堵的?!”,杨毛笑而不语。

抬头望见前面右手山壁上,岩纹深如刀刻,扭曲挣扎,纠结狰狞,状若鬼脸,这里便是河水冲刷与地壳运动联手打造出的“鬼脸纹”。

走着走着,眼前疑似无路,近前才发现,山间转出一条缝隙,地上冒出一汪水潭,清澈见底,最深处有1米多,必须脱鞋脱袜,涉水才能过去。这初夏时节的水,都凉到骨子里去了。阿昌背着老婆周周涉水率先过去,让所有女士羡慕不已。

过了水潭,进入了真正的夹儿沟。山体黝黑,壁立两边,触手湿润,仅留出一条细细夹缝让人穿行,缝中岩石垒垒,高低成阵。顶上一缕阳光透过茂密的树木直射下来,天成一条缝隙。大家相互提醒着,攀着湿滑的石块小心前行。

顺着沟往前走,前面的人停下了脚步,面前已无路可走了,只有仅容一人过去的石缝,中间还隔着一块大大的石头,这怎么过去啊?杨毛立马来到前面,先将个子较高的庄子推上去,他自己站在下面,把我们一个一个往上推,我们借助他的推力,凭着上面庄子的拉力,总算是上去了。上去后,看到杨毛挂在肩上的长绳,还没派上用场,心里都有些发怵,下面的路不会都这么难吧?!其实这还刚刚开始。

走不多远,前面又有巨石堵住狭路,上下之间,留一缝孔,仅容一人而过。向导杨毛身手敏捷,顺着山体攀援上去,结好主绳后放下来,同时还放下一根安全绳。杨毛在上面招呼,“随身背包要全卸下,先上两位男士,下面留两位男士最后上,其余的人依次拉绳而上。”通过此处有一定技巧,安全绳套在身体腰间,起保护作用,每个人要拉主绳而上。借力石壁,脚蹬岩石,背抵壁面,双向作力,缓慢上升。到洞口时小心避免撞头,腾出一只手抓住石沿,上面的人帮忙拉出。每个人都艰难的上来了,但感觉困难远不止这点,心里正在打退堂鼓,知道原路返回也是困难重重。几位女生问杨毛,不走这里,有没有其他路走?杨毛说,除了继续往前走,别无他路。我们只好硬着头皮前行,嘀咕着被忽悠了……

 来不及喘口气,更难的一关又摆在面前。此处岩壁溜滑,需分三层协助,借长绳而上。向导杨毛率先上去后,结好绳,自己回到中部,承上启下,将波波拉到下洞,再接庄子上到最高一层帮忙拉安全绳。每一位需拉住主绳,脚蹬崖壁往上攀,中途波波助送臀部,杨毛助推再往上送,顶上庄子帮助拉拽,安全后才解开安全绳。在此地,都需波波有力的臂膀,将各人的美臀送一程。波波最后一个上来,已是满头大汗,全身湿透,队长丫丫笑着对大家说,这一关能顺利通过,波波立了头功,我们回去后评波波为最佳队员,今天晚上的辣椒炒肉要让波波吃好后我们才能动筷子,大家开怀大笑,刚刚紧张的气氛很快就活跃起来了。至此,我们一次次突破自身的极限,除了体力的透支,更多的还是心里的畏惧感,早已疲惫的身心。问杨毛,后面的路能好一点吗?不再用长绳了吗?他笑笑说,就一处了,难度没这么大,只一点点难。谁知道他是不是又在忽悠。

艰难的往前走,狭谷稍稍路宽,正以为从此坦途,哪知更大的难关还在后面。不料山岩封路,几乎垂直立着有6、7米高,光滑无比,仅有几根松散的木条放置在那里,看着都倒吸了一口气,男士们都摇摇头,女士们有种想哭的感觉,心想这也能上去?杨毛说,我带了不下一百个团队,都说太险过不去,但没有一个人没过去,也没有一个人受过伤。我听了为之一振,杨毛的话给我增添了信心,暗暗为自己鼓劲,一定要攀上去。

向导杨毛不露声色,只见他一个助跑,借助那几根木条,迅速踩到石坡中的一个小洼缝,顺利登上去,结好主绳和安全绳,接下来就是我们怎么上去了。小二和阿杰两位男士先上,帮助拉人,下面阿昌和庄子两位男士负责稳定那两根松散的木条,此处要全凭个人力量顺着木条爬上岩石顶,上面的人才可拉住。只能用尽全身力气最后一搏了,队友们按杨毛的提示有惊无险顺利过关。由于岩石太滑,着力不易,小聂上到高处,又滑了下来,自己实在是没力气了,哭喊着“我爬不上去了!!!”,身上安全绳也快滑脱,上上下下的人都一齐给她加油鼓劲,上面的小二和阿杰同杨毛一起直接以拔萝卜的方式将其硬提上来,可吓死宝宝了,终于全都上来了!

接下来便是一斜面挂壁溜坡,足有十多个平方,需要沉下身,把重心放低,慢慢蜗行。可此时的我们早已精疲力竭,腿脚也不听使唤。杨毛真是善解人意,他一步一步小心上去后,以远处一岩石固定住长绳,摔下绳头。小聂越走越勇,只见她两手拉紧安全绳,两只脚紧紧的抠在岩壁上,轻快的就走上去了,赢来了一阵喝彩声。

岩石渐渐平缓了,走不多远,在谷底上空传来一声汽笛声,把我们从梦中唤醒,心想大概离人间不远了,大家长长的嘘了一口气。走过一道涵洞后,顺左边土坡攀爬上去,穿过灌木杂草,最后顺利登上X019公路。脚踏宽敞平坦的公路,恍若隔世,恰如西天取经归来,历经九九八十一难,一个个欢呼雀跃,庆祝胜利!

夹儿沟集山、水、沟、洞、谷、攀岩于一体,一路穿越,惊险刺激,是一条综合性的经典专业户外线。我们连爬个太阳山(常德市区休闲山)都喊困难的人,在向导杨毛的成心忽悠和精心保护下,不断突破自我,挑战极限,同时发扬团队精神,最终安全顺利地完成了穿越。

过了一晚,早上起来,有的喊腰痛,有的喊腿痛,有的喊肩痛,有的喊屁股痛,哎哟喧天。身上多多少少都有些皮外伤,各种擦的、贴的、揉的全都用上了。黄姐感慨的说,我还以为这次和平常的农家乐一样,吃一吃农家菜,享受享受阳光,真没想到会吃这么大的苦。大家都随声附和,虽然如此,但我们不后悔,只有一个字,值!

 

笑登杨毛峰

吃过早餐,杨毛 问我们还敢不敢爬他家屋前这座小山,山上可以看到部分昨天我们走过的地方,还能看到小环线全景。有的说太累了,1°的坡都不能爬了;有的说你只要不带长绳,我们就跟着你爬上去,说完哄堂大笑,看来“一朝被忽悠,十年怕长绳了”。杨毛说,走过昨天的大环线再爬这座小山,就好比是大学生做小学题目,太容易了。我们又被杨毛忽悠上了,一个、两个、三个、五个吆喝着顺着山路,拖着疲惫的身躯慢慢上爬。其实上山根本就没有什么路,都是些踩出的脚窝,还有两处悬崖,是杨毛就地取材制作的梯子,相对于昨天的困难,今天都只能算小CASE了。来到山顶,我们为 又一次战胜自我感到兴奋无比。环顾四周,一览众山小,青山绿水尽收眼底。我们问杨毛,这座山峰叫什么名字,他说这是我家的后山,没名字,麻坛高手说“那就叫杨毛峰吧”。大家都说从此就叫杨毛峰了。

接下来的行程就平和了。迎着暖阳,游走驻马溪,溯溪戏水,探访双峰岩。峡谷入口处是小有名气的“草泥马”峰。行走在十里画廊,两岸奇峰或如竹笋根根矗立,或如城墙恢弘绵延。潺潺溪水在谷底蜿蜒流淌,垂柳拂岸、山花烂漫,景致温婉秀丽。

杨毛一路护送我们到温塘镇吃过中餐,一一道别后,各自踏上回家的路。

短短的两天半槟榔谷之行结束了,轻轻掀开了槟榔谷那神秘的面纱,经受了人生中最大的挑战。一次又一次克服身体的疲惫和内心的畏惧,咬紧牙关,坚持坚持再坚持,一次又一次突破人生极限,品尝成功的惊喜和愉悦。此次经历,深深地烙在了我们每个人的人生旅程里。


发表评论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