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加为好友刘莲玉的资料

  • 姓名: 刘莲玉
  • 地区: 湖南省 
  • 头衔: 初级
  • 所属团体: 个人用户

博客访问

  • 博客总访问量: 23
  • 专辑总数: 1
  • 好友: 1
  • 注册日期: 2016-07-06

最近访问

我的日志

种子大王”成“老赖” 730万元债务折射执行尴尬

日期: 2016-8-8 11:46:57 评论(0) 浏览次数:200 次

  

新华社成都8月7日新媒体专电 题:“种子大王”成“老赖” 730万元债务折射执行尴尬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吴光于

  8月4日,位于四川省成都市高新技术开发区美年广场11楼的四川种都种业公司依然大门紧闭、无人办公。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业界颇具传奇色彩的“种子大王”刘光基。近日他却因拒不履行730万元债务,被法院列入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面对诸多惩戒措施,至今依然“人间蒸发”。

  长期以来,“执行难”问题一直困扰着各级法院,也拷问着社会的诚信,影响着公众对法治社会建设的获得感。从业界翘楚沦为“老赖”,刘光基案件只是当前“执行难”问题的冰山一角。面对众多“老赖”,债权人的合法权益应当如何保障?最高法“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的承诺如何兑现?新华社记者对此进行采访调查。

  “种子大王”“人间蒸发” 巨额债务难履行

  上世纪80年代,刘光基创立了四川种都种业有限公司。在此后的30多年中,公司发展迅速,业务遍及全国各地以及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

  然而,在高速发展中,公司也遭遇了融资问题。记者调查发现,近年来,刘光基旗下的各公司通过贷款或民间借款的方式融资,其借贷债务遍及成都青羊、彭州、高新等多个法院,仅执行案件标的就近2000万元。

  2013年9月27日,刘光基以自己和四川种都种业有限公司的名义向债权人李某借款400万元,约定一年后归还,到期未归还。

  2014年9月9日,刘光基夫妇又向债权人田某借款500万元,约定当年12月18日归还,然而到期仅归还了200万元。

  由于债权难以实现,田某和李某分别凭生效的裁判文书向成都高新区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

  然而,法院在执行过程中发现,无论是刘光基夫妇还是公司账户,均没有可供执行的资金。根据申请人提供的线索,法院先后查封了其公司存放在两个仓库的种子。

  据了解,在法院调查过程中,刘光基曾向法院书面承诺,愿意分期偿还两笔共计730余万元的债务,但事后数月,债务仍未履行。

  6月30日,法院将刘光基纳入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规定,他将受到无法出境、无法购买机票、无法乘坐列车软卧,以及不能进行其他高消费等限制。然而,面对惩戒措施,刘光基至今仍未露面。

  高新法院执行局法官晏锐告诉记者,法院在上周的查询中发现,2015年10月20日至今年1月27日期间,四川种都种业公司的账户陆续有2700万元资金分别以往来款和归还借款的名义转到3个私人账户中。“当时刘光基已被立案,转移财产涉嫌构成拒执罪。”他说。

  晏锐说,种都种业公司被法院查封的种子目前评估价值为507.76万元。根据法律规定,种子属于特殊物品,储存和处置均需要特别的环境和程序,急需刘光基的密切配合。鉴于其一直失联,法院将对种子评估价进行公告送达后变卖,变卖后的价款将全部用于偿还其债务。

  他还表示,高新法院拟将包括刘光基在内的60名涉嫌拒执罪的犯罪嫌疑人线索移送公安机关。

  “老赖”现象折射执行尴尬 拷问社会诚信

  采访中,高新法院研究室主任李降兵表示,当前民事案件调解、判决后,债务人主动履行债务的比例非常低。执行工作往往面临人难找、财产难查控的困难。“大量‘老赖’的存在反映的是社会诚信的缺失。”他说。

  2015年,四川全省法院办理的具备执行条件的案件87527件,执结77891件,但执行到位率只有50.64%。

  以成都高新法院为例,还有2003年就申请强制执行的案件至今未执结。“甚至有的案件申请人都去世了,被执行人都还未露面。”晏锐说。

  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赵勇分析认为,网络查控系统覆盖不足、失信联合惩戒体系不完善、消极协执和干预执行是造成执行难的三大原因。

  他表示,目前四川已建成的网络查控系统功能大多还只限于“查”而不能“控”,2015年,全省车辆、房地产等主要财产网络查控率低于60%,不少案件的查控方式仍以法官“登门临柜”形式为主。

  与此同时,失信惩戒信息取送不顺畅、惩戒实施主动性不足、惩戒措施及效果情况反馈不及时,导致无法对所有失信被执行人进行有效快速惩戒。2015年,四川全省移送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犯罪线索1005人,仅34人受到刑事处罚。

  采访中,一些执行法官还表示,工作中还时常遭遇协助单位不配合提供被执行人财产、收入情况,不配合办理过户、登记等手续,不配合冻结、扣押、扣划财产等问题。

  为了躲避债务,一些被执行人无所不用其极。例如为逃避法院拍卖房产,让家中的老弱病残住进房屋,一旦法院强制腾退,便以跳楼等极端方式作为威胁。

  专家:治“老赖”需综合借力

  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最高人民法院提出,要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今年6月,包括四川在内的19个省份被最高法列为两年内基本解决执行难的重点推进省份。

  采访中,许多专家表示,打击“老赖”、解决执行难涉及多个部门,仅凭法院一家之力难以解决。

  “各地应把执行难的因素分析到位,厘清法院内外的因素。对于不适应当前执行工作的机制要重新构建,未穷尽的手段要竭力跟进,同时要向外借力,通过党委主导、政法委协调的方式,形成多元共治的格局。”李降兵说。

  今年6月,四川省委出台《关于“两年内基本解决执行难”的工作意见》,将解决执行难纳入了党委政府绩效目标管理、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目标责任考核。

  根据该意见,目前“党委领导、人大监督、政府支持、政法委协调、法院主办、部门配合、社会各界参与”的综合治理大格局已初具雏形,为两年内基本解决执行难打下了基础。

  “2016年底前,将实现银行存款、车辆、工商、婚姻、税务、房屋、土地等信息网络查控全覆盖。”四川省依法治省办公室主任杨天宗说。

  截至目前,四川省累计采取信用惩戒措施20.23万人次,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18.93万人。3.95万人迫于信用体系的惩戒效果,主动履行了法律义务。

http://386sm.febn.cn
http://fkvfb.febm.cn
http://or39a.febl.cn

发表评论

评论(0)